1.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英文版
     
    醫院動態
    醫院大事記
    健康知識
    信息公告
    健康資訊
     
    健康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健康資訊
     
    他們抵制“道理”,卻接受情感浸潤
    發布時間:2013-09-17 來源:新華日報 瀏覽:3057 次

        “鏡子里的頭發灰了眼睛暗了,鏡子里的人是誰,我記得朱槿是扶桑,我記得微笑是友善,但天哪我不記得你,阿茲海默……”阿茲海默癥,也稱失智癥,正如萬芳歌詞所寫,它不著痕跡地“偷取”老人的記憶、智力、常識、能力、靈魂,直至生命。

      目前我國失智癥患者達1000萬之多,平均每年有30萬新發病例。失智癥不僅是患者個人和家庭之痛,更成為社會之痛。那么,我們該如何讓失智老人“老有所養”,又如何減輕患者家庭深重的負擔與傷痛?

      “誰都認得,怎么會是失智癥”

      “失智癥是緩慢發展的進程性疾病,一般分為早、中、晚三期,早期往往出現失眠、健忘、疑心、冷漠、情緒反復無常等癥狀。很多兒女誤以為這是一種衰老現象,不知道厄運已悄然降臨!蹦暇┠X科醫院老年科主任李海林對記者說。

      兩年前,南京大學出版社的王敏(化名),發現母親性情大變:經常找茬,聊天時王敏稍有走神,就認為她擺臉色,王敏辯解幾句,母親就說她“為人不老實”,弄得她每天“向母親大人問安”都得振奮精神,把表情保持在最佳狀態。更讓王敏難以接受的是,母親疑心孫女偷她的錢,疑心王敏偷她的補品藥品,疑心女婿故意在煤氣灶上澆水,想讓她煤氣中毒……

      “當時只覺得母親蠻不講理,每次爭吵后去上班,一路上眼淚嘩嘩地流,太委屈了!”王敏說,去年,經同事提醒,她到腦科醫院咨詢,才知道母親的種種“不講理”其實是失智癥早期癥狀。

      王敏的經歷頗有代表性。江蘇省演藝集團的袁木(化名),婆婆85歲時初現失智癥癥狀:沒病卻認定自己有病,天天要看醫生、天天要吃藥,醫生只得開點營養片劑打發她。老太太3年后才確診為失智癥。

      南京市第一醫院神經內科副主任醫師潘雷對記者說,早期失智癥隱匿性強,導致患者很少得到及時診斷和治療。來看失智癥門診的病人大多已經到了中期,“我說這是失智癥,家屬都不相信,在他們的觀念里,老人誰都認識,怎么可能是失智?只有糊涂到不認識人了,才叫失智!

      失智癥到了中期,記憶會嚴重受損,易迷路走失,失語、失認,情緒急躁,還會出現攻擊性行為。晚期則完全喪失辨認至親的能力和基本自理能力,日常生活完全需要他人照料。

      連云港市眼科醫院的李君(化名)說她的奶奶越老越“兇悍”,天天坐在家里罵人,罵媳婦故意不叫她起來吃早飯,偷偷在她飯里下毒;罵兒子不孝順,天天虐待她。李君不明白原本慈愛的奶奶“怎么像換了一個人”,后來才知道這是病態。而南京醫科大學劉丹(化名)的奶奶,失智后連老伴和孫子都不認識了,管照顧她的孫女叫“媽媽”,臨終前3年長期臥床,大小便失禁。

      “早知道是病,我不會呵斥她”

      李海林說,失智癥從發病到死亡,平均時間是5-7年。對家人而言,照顧失智老人意味著巨大的人力、財力和心血的耗費,意味著家庭生活秩序被打亂,而失智老人無意識中實施的“精神暴力”更讓家人痛苦不堪。

      “讓她一個人在家,怕她吃錯東西,讓她出去,又怕她走丟!睘檎疹櫰牌,袁木只得請24小時貼身保姆。保姆月工資2400元,每月休息4天,4天里要另請看護另付工錢。醫藥費是另一筆不小的開支。失智癥患者需服用多種藥物,只有一種藥物今年納入醫保。種種額外費用,對于普通工薪階層,不啻為沉重的負擔。

      失智老人的生活習慣大多異于常人,自我、封閉,自控能力差,是家中的“麻煩制造者”。

      南京東域律師事務所的邵琳告訴記者,她婆婆白天打瞌睡,晚上精神抖擻,半夜起床看電視,音量放得很大。邵琳和她講道理:別人白天要上班上學,夜里需要休息,婆婆“像犯了錯的小孩,保證不再夜里看電視了”,第二天一切照舊,和她同住一屋的孫女只好擠到爸媽房間的飄窗上睡覺。袁木的婆婆也是晨昏顛倒,她的習慣是半夜起床,穿戴整齊,悄無聲息走到袁木床邊,站著,“嚇死人了”,袁木說。

      走失是很多有失智老人的家庭所面臨的經常性問題。袁木同學的父親去年一個冬夜里走失,家人報警、發微博、南京全城找……折騰了一晚上,心力交瘁,終于在醫院找到了老人—腿摔斷了。劉丹的奶奶是山西人,總記掛著“回家”—回山西,那是上世紀80年代,沒有現在的種種通訊工具,老太太一“回家”,劉丹只能騎車到火車站、長途汽車站滿世界地找。

      早期失智癥患者精神癥狀不典型,家人常常將之視為正常人,無法理解他們的種種攻擊性言行,因而遭受到巨大的精神壓迫。

      在母親確診前的兩年里,王敏經常被逼到“歇斯底里”。一次母親拉肚,非說是家里人投毒,她振振有詞:“我沒吃隔夜東西,怎么會拉肚?”王敏耐心地跟她分析種種可能,“或許出去鍛煉受涼了?”解釋了近一小時,母親最后來了句,“我是不會隨便冤枉人的!”頃刻間王敏徹底崩潰,嚎啕大哭,朝母親喊,“我要被你逼瘋了!”在醫院,母親要求做食物中毒化驗,醫生不理會,王敏央求醫生一定要做—“不做怎么洗脫我的冤屈?”她對記者說。

      李君的奶奶不獨在家里咒罵兒子兒媳,還在小區、公園里,甚至跑到兒子兒媳單位,編排他們的種種不是,都是莫須有,讓李君的家庭幾近瓦解,“媽媽經常在家里哭,爸爸出去喝酒喝得酩酊大醉,兩人吵到要離婚!崩罹f。

      而一旦明白老人是患了失智癥,兒女會因為之前對老人的嫌厭而內疚、懊悔,這是另一種難以自拔的精神折磨。母親確診前,王敏經常向同事說媽媽的“壞話”以釋放負面情緒,可每每說完又于心不忍:“我可以向同事吐槽,媽媽向誰說呢?”母親確診后,王敏更加自責,但沒機會彌補了—母親越來越冷漠,仿佛滑入了另一個世界。

      劉丹的奶奶病程持續10年。奶奶去世,劉丹的第一反應是“解脫了”。但眼前揮之不去的是奶奶略微清醒時眼淚汪汪地說“我死了,誰來心疼你”,是在派出所奶奶一把抱住她說“媽媽,你怎么才來”……“早知道她是病人,我不會呵斥她,給她洗澡時動作會再輕一點—她總是說"輕點輕點",劉丹說著,眼圈紅了。

      “失智癥患者也有內心世界,即使是晚期病人,也沒有完全喪失記憶,他們的情感機制仍部分存活,家人責備一句,都會覺得是打擊;而如果善待他,他會對你產生依戀!迸死渍f,他們是思維偏執、極端,因而常常對外界做出錯誤反應,家人尤其要記。菏е前Y患者抵制“道理”,卻接受情感浸潤。

      讓他們有尊嚴地走完最后一程

      全球平均每4秒鐘新增一位失智癥患者,目前有3560萬名失智癥患者,我國排名世界第一。65歲至70歲的人群中患病比例達5%,70歲至80歲的達10%,80歲以上的達20%甚至更高。失智癥已成為繼心血管病、腦血管病和癌癥之后,老年人的“第四大殺手”。

      失智癥1907年首次被發現,但直到1994年美國前總統里根罹患該病,西方醫學界才著力研究,國內則是近幾年才開始關注。潘雷介紹,有研究認為,失智癥因tau蛋白質和β類淀粉蛋白質在大腦中沉積造成,這兩種蛋白沉積的原因尚不清楚,也就無法找到治愈的方法。目前的藥物與非藥物手段只能延緩疾病發展,減少并發癥。

      對于失智癥患者,護理與醫療同樣重要。目前,大部分失智老人的家庭選擇在家護理,覺得這樣才符合孝道。但潘雷認為,相比于家庭照管,專門護理機構更具有專業優勢。同時,早、中期患者仍具有社會功能,應該給他們社交的空間與機會。主要收養失智老人的南京瑞海博老年康復中心院長張惠霞認同這一觀點,她說,失智癥患者閉鎖在家中,偏執思維很難轉移、調節,專門護理機構可以通過集體生活、娛樂活動幫助他們轉移注意力,改變極端想法,并恢復部分自理能力。

      在瑞海博,護士長曲淑鳳告訴記者,康復治療的一種方式是“讓老人像學生一樣過集體生活,唱歌、做操、看圖、聊天、回憶老電影—很多老人近期記憶喪失,遠期記憶沒被損害,老電影里的人物、情節、演員記得清清楚楚!弊o工殷秀蘭給記者介紹,“姚珍秀(化名)以前在別的養老院吵得特別兇,人家只好把她單獨關在房間里,到這里以后,她變得活躍了,還會主動和別人打招呼!

      省民政廳老齡辦副主任牛飚告訴記者,“隨著老齡化人口增加、獨生子女家庭增多,單純依靠家庭護理不現實,但目前只有部分腦科醫院和精神疾病醫院收治失智老人!比绾谓鉀Q這個問題還在探索中,在他看來,“應建立接收失智癥病人的專門機構,政府和市場同時做,以政府為主體的機構接收家庭經濟條件較差、子女無力承擔的患者,以市場為主體的接收經濟條件較好的患者,對民營機構政府可適當給予補貼!

      潘雷建議建立半公益性質的專業護理機構,生活部分的費用自理,治療部分的費用報銷。他說,心臟病、高血壓、精神病都有醫保兜底,失智癥沒有,而治療失智癥的新藥都價格昂貴。鑒于失智癥患病群體日益龐大,所用藥物應該納入醫保。

      瑞海博老年康復中心是目前我省唯一一家主要收養失智老人的機構,作為試水者,張惠霞認為,“完全依靠政府投入不現實。國外比較流行的做法是政府為主、民營為輔,由民營機構建療養院,政府通過第三方評估,把患病老人送來,給病人以補助!

      當然,機構的專業護理不能代替家人的情感撫慰。殷秀蘭說,“有的老人都不認得人了,可是兒女一來,平時不說話的笑了,有的還把兒女指給我們看;平時吃飯少的,或者拖拖拉拉的,親人來了,就吃得多了、快了!

      李海林向記者強調,政府健康教育部門和社區應著力普及失智癥的常識。他說,相對于失智癥的高發病率,大眾的知曉率很低,導致患者就診率很低。調查顯示,我國輕度失智癥患者就診率為14%,中度患者就診率為25%,重度患者就診率為34%,堅持治療的僅有2%。

      “如何對待失智癥患者是社會文明程度的一個指標。失智老人沒有喪失自尊心,還是社會人,如果視他們為低人一等,或將他們一關了之,那是貶低他們的人格。我們的社會應該讓失智老人有尊嚴地走完生命最后的旅程!迸死渍f。

     

    關閉本頁
    Copyright © 2008 南京腦科醫院 版權所有 Design by 71nc.
    地址:南京市廣州路264(210029) 電話總機:025-82296000
    蘇ICP備09092365號-3
    1234中文字幕内射在线_97国产午夜视频在线观看_色欲久久久久久综合网综合网_欧美性爱视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