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英文版
     
    醫院動態
    醫院大事記
    健康知識
    信息公告
    健康資訊
     
    健康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健康資訊
     
    16歲少年9年精神分裂癥病史 父母為何沒發現?
    發布時間:2012-10-30 來源:解放日報 瀏覽:5011 次

        廣受關注的“國航兩班機因謊報炸彈而延誤”一事中,警方驚訝發現,投案自首的這位16歲少年,竟已有9年精神分裂癥病史……

      孩子,沒有成年人那么多生活壓力的孩子們,也會精神分裂嗎?

      本月廣受關注的 “國航兩班機因謊報炸彈而延誤”一事中,警方驚訝發現,投案自首的16歲少年,竟已有9年精神分裂癥病史。這意味著,他7歲就已患病。

      而同樣曾引發廣泛關注的浦東機場刺母者汪某,也其實很早就出現了精神分裂的征兆。但汪母非常后悔沒有及時帶兒子治療。

      假如,父母們能早點具備精神衛生的常識,是否就能避免悲劇的發生?

      即使現在,依然有父母認為“是孩子受到刺激了,休息一段時間,疏導一下就好”。受訪專家告訴記者:“在心理問題或者障礙的孩子中,真正由父母帶來治療的,僅占需要治療的也許十分之一都不到!

      4天前,磨礪27年的《精神衛生法》終于獲得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填補了我國精神衛生領域的法律空白,也同樣在提醒著社會對于精神疾病患者群體的關注。

      而這群體之中,也有孩子。

      對絕大多數患病兒童來說,很多時候并沒有一個直接的導火索、一個明確的臨界點,“病往往很早就開始了”

      孩子,怎么會得精神分裂癥呢?

      對于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兒童青少年精神科副主任程文紅,這已是不知道多少位家長提過的問題。

      “這就是一種疾病,和正常人得高血壓、癌癥一樣!背涛募t說,它不是成人的“專屬品”,同樣可以發生于兒童。而且,在10歲前的發病被認為“可能是精神分裂癥中更為嚴重的一種形式”。而青春期發病如果沒有及時得到治療,會影響學業與人際關系發展,影響將來生活與工作。

      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2020年以前全球兒童精神障礙將增長50%,成為最主要的5個致病、致死和致殘原因。

      多數研究者認為,起病于兒童期和青少年期的精神分裂癥,是具有一定遺傳負荷的神經發育障礙,即病人本身發育的原因可能對疾病的發生占了更大的比重。

      但這并不代表說精神分裂癥是遺傳性疾病。程文紅常會被問,“孩子叔叔有這樣的疾病,孩子是不是有得病的可能”,或是“家族里都沒有類似的病人,為什么孩子會得”?

      用公眾更為熟知的糖尿病來解釋或許更易理解:家族里有糖尿病患者的人比沒有家族史的人要容易患,但并不表示一定會發;而反過來,即便是家族里沒有這樣的先例,也不代表就不會患病,也有可能是基因突變或是一些外在的因素所致。

      去年,一份來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通過比對分析精神分裂癥患者、其直系親屬和健康人的基因發現,有一半以上的精神分裂癥患者,病因源于自身基因突變,而不是遺傳。

      也有人認為,“精神分裂”好像是受了刺激、發生了變故而精神崩潰,一個未經世事的孩子怎么會得?

      患者的父母也通常希望找到一個直接的導火索,一個明確的分界點,甚至覺得,如果是某件事造成的,“就把問題想通了不就好了”?其實,對于絕大多數患病兒童來說,外在的刺激并非導致其精神分裂的罪魁禍首,很多時候僅能算是誘因!安⊥肽晟踔翈啄昵熬烷_始了,就像癌癥,但早期很難發現!背涛募t解釋道。

      病因仍然未明。盡管不斷有各類研究報出令人驚喜的突破,也有人提出“有很多支持性證據”的假說,但仍然沒有人能真正揭開精神分裂癥成因的面紗。

      一名孩子很早就 “總聽到別人說我壞話”,但半年后才被發覺!昂⒆硬粫f,需要我們去主動發現”

      精神分裂癥不是很多人想象中的 “腦子里有兩個自己”。

      ——教科書上對于“分裂”的定義,是指患者的思維、情感、意志過程及人格個性特征等方面的統一性失調或分裂,其精神活動與現實環境的分離。

      籠統一點說,是一種精神活動與現實環境的“不協調”。

      15歲的精神分裂癥患者莎莎,在周記里,記錄下自己的感受:“我仍然聽到了聲音,它們如黑云,可怕的黑云圍繞著我,使我對自己失去信心……”

      還有孩子說過,“我總是聽到他們在罵我,我走到哪兒,他們就跟到哪兒……連洗澡時他們也在窗戶那兒說我”。

      醫生說,這是幻覺。其實正常人也有錯覺,有時好像聽到了鈴聲,但若經周圍人提醒,很快會意識到這是不存在的;而精神分裂癥患者對于自己聽到的內容堅信不疑,無論怎樣用事實來驗證,也不會相信。

      妄想同樣屬于“核心癥狀”。比如見幾個人在聊天,精神病人有時就會認為這幾個人是在詆毀他,甚至臆想出荒誕不經的內容。此前機場刺母案的精神分裂患者汪某,在日本留學期間曾搬離學校,住高級公寓,是因為“一直覺得有人追殺,在高檔公寓感覺安全一點,不會被下毒”。這些都超出合理想象的范圍。

      受害人汪母非常后悔沒有及時帶兒子治療精神疾病。她說去年兒子曾告訴她“耳朵里有異響”,而早在2009年,她和丈夫已經發現兒子的行為有些異常,有次三人一起走得好好的,汪某突然沒有原因地大叫一聲,讓她感到很奇怪。

      相比成人,兒童妄想或幻聽的范圍更窄,尤其是在發病早期,年齡越小,內容越單純。比如只局限在教室里,或者身邊的幾個人,有時只在涉及到這些內容時,才會表現出異常,而其他方面可能都沒有問題。不少患者的學習成績在班里還名列前茅。

      在病情較輕時,父母都難以察覺,需要醫生的專業問診。

      程文紅說起一個例子:一名孩子,其實在很早就出現了“總聽到別人說我壞話”的癥狀,但他并沒有告訴父母,而是反復表達“我怎么辦呀?成績不好了”等類似焦慮的話語。他的父母一直認為孩子“就是壓力大”,看病時也只強調孩子的焦慮,而初始接觸的醫生也沒有問出孩子“特別的癥狀”;直到半年后,疾病發展了,他的精神分裂癥狀才被發覺。

      程文紅說,相比成人患者,孩子更加需要仔細嚴密全面的問診,“孩子不會說,需要我們去主動發現”。

      “病是可以治的,很多人都治好了”。但需要既治孩子又“治”父母

      在上海精神衛生中心的兒科診室,程文紅沒有穿白大褂,“我們這里與常規身體疾病醫療不同,不穿白大褂有助于不給孩子壓力!睕]有一點診室的模樣,墻上貼著七彩的畫,桌上放著各式玩具。

      走廊里,父母帶著孩子們等候著,他們有的安靜地坐著,有的會跑來跑去。一位15歲左右的男孩呆滯地低著頭,嘴巴里不停地說著大家都聽不懂的話,有時會旁若無人地大笑。他的母親踮著腳,在排列“專家簡介”的墻上,搜尋她想找的醫生。旁邊的姐姐則在安撫男孩:“今天累了吧,要不要喝水?”

      “這病是可以治的,很多人都治好了!蹦暇┠X科醫院兒童心理衛生研究中心副主任醫師焦公凱說。

      “我們這兒有個孩子都大學畢業了,還考上了公務員呢,F在還自己開車!”焦公凱口中的“孩子”雖已成年,但每年仍和父母到這里復診一次,看看藥物是否需要調整,“這個孩子被治好,歸功于他的父母,特別配合治療,遵醫囑,對孩子也有信心!

      讓病人吃藥,是件難事!搬t生,能不能別給我家孩子吃藥?就多跟他談談,用心理治療行嗎?”每每聽到這樣的問題,焦公凱總是很無奈。有時候,說服家長比說服孩子還難。

      “精神癥狀要吃藥的,光靠心理輔導肯定不行!边@是幾位精神科醫生共同的感觸。藥物治療、心理治療、家庭治療,需要環環相扣。不僅僅是精神分裂癥,很多精神疾病都需要綜合治療。

      而家長主要擔心的是藥物副作用!艾F在臨床上廣泛使用的新型抗精神分裂癥藥物,都是經過嚴格的動物、人體試驗,再進行三期臨床試驗后,證明安全、有效才能被政府批準應用于臨床。大量的臨床研究證明毒副作用都不大,對大腦及全身各個臟器不會造成實質性的損傷!苯构珓P說。

      她看到很多反復來看的孩子,都會很心疼,很可惜。本來通過住院期間的治療、調藥,孩子已經好轉很多,回去后只要按照醫囑繼續服藥即可。但是往往,一回去,家長認為藥總是有副作用的,既然好了,就不用吃了,要么就總想著減量。結果功虧一簣,孩子的病情再次發作,送進醫院。

      “多次反復的發作,反而會加重病情,讓治療難上加難!苯构珓P說。

      因此,兒童精神科醫生治病的最大特點是,既治孩子,又“治療”父母。

      焦公凱辦公室的墻上,貼著一張兒童行為情緒問題心理干預的家長系列講座課程表,比如“情緒管理——如何認識、調節您和孩子的情緒”,“如何為您的孩子選擇恰當的治療”……

      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同樣有和家長互動的課程。一位患兒家長在參與后寫道:

      “每一位患兒的家長都會經歷一個痛苦的歷程。從不明白到慢慢了解,從最初的迷茫到逐漸建立信心,從絕望到看到曙光……治療最初的半年起效不明顯,但是從參加了家長課程之后,慢慢了解了疾病的原因和發展,了解了孩子的心情,知道作為家長在治療期間應該做些什么……”

      “孩子的心理世界是在發育的,受環境影響”,潛在患病風險來自學業壓力、關愛缺失等

      杜亞松一直記得在外灘跳江的一名孩子。

      作為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兒童青少年精神科主任,他聊過的孩子不計其數。

      這名跳江的孩子是安徽省的高中生,原本成績很好,但覺得學習壓力很大,而父母又不能體會到他的壓力。于是某天他就騎著自行車從合肥離家出走,輾轉幾個城市,半個月后騎到上海。在外灘游覽時,他突然跳江,被救起后送到杜亞松這里治療。

      和他交流后,杜亞松認為孩子并沒有患精神疾病,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壓力,“孩子的心理世界也是在發育的,會受環境影響”。

      2002年印發的《中國精神衛生工作規劃(2002-2010年)》估計,中國受到情緒障礙和行為問題困擾的17歲以下兒童和青少年約3000萬。而真正患病并來診治的孩子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正!焙⒆铀馐艿那榫w障礙、壓力實際是難以預估的,具體有多少孩子可能存在潛在的患病風險,尚為未知數。

      “在心理問題或者障礙的孩子中,真正由父母帶來治療的孩子,僅占需要治療的孩子也許十分之一都不到!背涛募t說。

      張婷(化名)是一所省級重點高中的校醫。據她說,這所中學被診斷有精神疾病并休學的學生并不多,一年約有兩三名,但學生心理上的壓力卻是她明顯能感受到的。這其中,大部分來自于成績,“學業上的競爭在這里太明顯了”。

      此外,還有小部分留守兒童、離異家庭的孩子等,有時他們需要的僅僅是關愛和陪伴。

      杜亞松對一件早在1997年發生的事,印象特別深刻——

      一名13歲女孩,父母離異后跟著父親生活,一直被打罵。在某一次的打罵之后,她離開了家。地鐵站里,她看見一名5歲男孩很可愛,就趁其母親不注意,把男孩帶走了。在“劫持”男孩的一天多內,她帶著他玩,餓了給他買吃的;她沒錢了,還想找男孩的父母勒索錢財,最后兩人在建筑工地被發現報警。

      “我沒有想怎么樣,我只是覺得小男孩挺可愛的。而且我給他買吃的,他爸媽不得給我點錢嗎?”女孩的想法很簡單。

      女孩后來被送到杜亞松這里進行心理測評。家庭干預是他給出的診斷,“女孩潛在的危險性很大。這是家人的失責”。

      辛悅(化名)在一所職業學校當心理教師,學生年齡大都在15歲至20歲之間,她接觸過不少離異家庭的孩子。典型的想法就是“連父母都不管我了,我還能依靠誰”以及 “世界上沒有真正值得相信的人”等等。

      全國有4億兒童,卻只有200位兒童精神科大夫。如果家庭、社區能及時心理干預,那“很多孩子都不用住院”

      不同時間、不同醫院,與幾位醫生的約見,氛圍卻是驚人一致——得習慣他們邊回答問題,邊抓緊分秒處理可以“一心兩用”的工作……

      據統計,我國目前僅有約2萬名注冊的精神疾病類醫師,每百萬人口只有約15名精神疾病類醫師提供服務。此外,我國平均每萬人的精神科床位數是1.58張,而全球平均水平是每萬人4.36張。專門從事兒科的則更少。杜亞松說:“全國有4億兒童,卻只有200位兒童精神科大夫!

      程文紅回憶,1993年,她從醫院的成人精神科轉入兒童精神科時,醫生是5名,現在雖然增加到15名,仍然供不應求。

      “我們每年要看20萬的孩子!倍艁喫烧f。

      “社會的需求量很大,我現在盡量地用 ‘短平快’,就這樣還是來不及!背涛募t所謂的“短平快”,就是在短時間用各種技術快速解決問題。

      她發現,大多數時間她是在向家長解釋一些教育問題。雖然也是和孩子疾病相關,但完全可以通過更有效率的方式來解決。比如,分別針對家長制作一些讀本和宣傳冊,讓他們能通俗易懂地知道什么年級孩子的心理情況是什么樣,在成長的過程中家長應該注意什么。

      她還希望組織社區能常規開展一些針對未成年人的心理關懷,“哪怕能有人來兼任,先從意識開始”,“還可以探索,哪一類的精神疾病先從學校開始進行防御,哪一類的先從社區開始……搭建一個雛形!

      但這只是她最近正在努力爭取的項目,她希望這些設想能早日實現。

      焦公凱也覺得“有太多努力可以做”。她赴美國耶魯大學兒童研究中心進修時,看到學者、醫生和曾經的患者共同商議如何幫助自閉癥患兒上大學時,被深深感動。

      杜亞松在澳大利亞做訪問學者期間,也有件事給了他挺大觸動:在澳大利亞,除了綜合醫院設立精神科,除了有精神疾病?漆t院,社區還有精神衛生服務中心,而且電話知曉率很高,常能接到居民來電。某天,他在社區精神衛生服務中心交流,接到一名18歲男孩的電話,說他在高速公路上,因為和媽媽吵架了,賭氣出走。

      這還得了?跑到高速公路上?杜亞松趕緊和社區中心的醫生驅車前往。到那邊一看,警察都出動了。

      但與孩子一聊,幼稚展露無疑。他失落地向醫生和警察解釋了和母親吵架的過程,末了提出:“我要吃肯德基!”

      令杜亞松略覺好笑的是,澳洲醫生、他和孩子3人還真就驅車去吃了肯德基。在和孩子聊天的過程中,孩子情緒逐漸平復,而他們也沒有發現孩子有其它精神癥狀。

      “我想回家了……”男孩說。于是醫生把孩子送回了家。

      杜亞松說,雖然孩子只是情緒問題,但跑到高速公路上是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而社區中心的作用就是及時干預,“尊重他,幫助他,解決他的問題”。

      他很認同這種發展社區心理干預的模式,“如果多一些社區精神衛生中心,很多孩子都不用住院”。

      磨礪27年的《精神衛生法》,終于獲得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這部承載著厚重期待的法律,填補了我國精神衛生領域的法律空白。更讓人欣喜的是,法律也對未成年人的精神衛生予以關注,并作出了細致規定:比如規定各級各類學校應當配備或者聘請心理健康教育教師、輔導人員;學校和教師應當與學生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近親屬溝通學生心理健康情況;師范院校應當為學生開設精神衛生課程——這就意味著,新生代的教師將更多具備精神衛生的意識……

      這篇大文章,才剛剛開始。

     

    關閉本頁
    Copyright © 2008 南京腦科醫院 版權所有 Design by 71nc.
    地址:南京市廣州路264(210029) 電話總機:025-82296000
    蘇ICP備09092365號-3
    1234中文字幕内射在线_97国产午夜视频在线观看_色欲久久久久久综合网综合网_欧美性爱视频网